ofo西安投放量缩减两成 ofo杭州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

ofo西安投放量缩减两成 ofo杭州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
马路边无人问津的小黄车图片来源:实习记者马伊敏摄

  马路边无人问津的小黄车图片来源:实习记者马伊敏摄

  “人去楼空”,“押金难退”,当围绕着 ofo 的质疑声愈演愈烈之际,11 月 28 日,ofo 创始人戴威发出企业内部信,称“跪着也要活下去”。

  地方媒体曾曝出,“多个城市的 ofo 办公点已人去楼空”。11 月 23 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 ofo 西安办事处,发现其新的办公点已搬至高新区的一住宅小区。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业务运营保持正常,“从未、也绝不会放弃西安运营市场”。

  记者通过西安市交通局了解到,相较投放初期,目前 ofo 的投放量已下降 25% 左右。

  ofo 回应:绝不会放弃西安市场

  科技路是西安高新区的一条主干道,双向四车道的马路两旁尽是高层写字楼,容纳了诸多的公司和创业大军。原 ofo 西安办事处便位于其中一座名为“创业广场”的写字楼内。

  与此前高调入驻西安不同的是,ofo 西安办事处此次悄然搬离原办公地点,事先并未告知消费者。直到本地媒体曝出“西安 ofo 办公地点人去楼空”的新闻后,在西安市工商局高新分局的明确要求下,ofo 于 11 月 27 日发布告知函,向消费者说明了其去向。

  随后,记者根据告知函上的地址来到 ofo 在西安的新办公地点。这是一处于 90 年代末期建成的老式居民楼,不大的客厅里摆放着一张会议桌,墙上贴着“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的 ofo 标语。

  值得注意的是,之所以此次 ofo 西安办事处公司搬离引发本地媒体关注,源于近期不断有用户反映“押金难退,上门索要扑空”。

  记者通过翻看 ofo 西安的官方微博发现,置顶的评论几乎都是要求其退还押金。事实上,在记者调查的过程中同样发现,在用微信扫码支付押金时,虽然页面上显示的是“随时退”,但在用完车后,点击退押金时,却显示“0~15 个工作日原路退回支付账户”等字样。截至发稿,记者仍未收到任何回款。

  此外,记者从西安市交通局、工商局、金融办等部门了解到,近期已接到关于 ofo 小黄车的投诉电话。西安工商局高新分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ofo 小黄车投诉量大约从 10 月开始有所增加,从最初每天几个到现在每天几十个不等。”

  对于“无法退还用户押金”及“人去楼空”等现象,ofo 西安办事处原办公地址大门上张贴的告知函称“此消息纯属子虚乌有”。

  西安 ofo 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西安 ofo 业务一切正常,团队健全且稳定。此次搬离是由租约到期导致的正常搬迁。至于押金难退问题,他表示“因为总部搬迁,服务器也得搬,中间有时间间隔,目前保守在 15 个工作日进行退还。在搬迁结束稳定后,退款周期将恢复正常”。

  尽管此次西安 ofo 发布了“运营一切正常”的表态,用户对其信心却大打折扣。多名用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已不再使用小黄车,一是车比较难骑,二是破损率高。而一位与西安 ofo 合作的第三方物流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已于 11 月 26 号停止为其提供服务。

  西安投放量下降 25%

  共享单车作为近几年的“新晋网红”,在为市民出行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出现诸如车辆乱停、维护管理不到位、押金难退等问题。

  据西安市交通局提供的数据,2017 年末,包括摩拜、ofo 在内的各类共享单车在西安地区的投放总量为 73.9 万辆。为了规范市场,2017 年 10 月 26 日,西安市出台了《鼓励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指导意见(试行)》,进一步明确了政府部门、企业和使用者的责任。指导意见明确禁止投放共享电动自行车,同时强调了新车投放需要经过备案许可。

  记者从西安市交通局了解到,目前西安的共享单车数量已下降至 50 万辆。其中摩拜和 ofo 小黄车的投放占比较大。而 ofo 在西安的投放量已从最开始的 27 万辆减少到如今的 21 万辆,降幅约为 25%。

  事实上,虽然 ofo 在西安的投放占比较大,但记者走访了多个人流量较大的商圈后发现,在允许停靠共享单车的区域内,可见的小黄车数量寥寥无几。随后,记者根据网上曝出的“西安小黄车坟场”地址,来到西安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的一座高架桥下。一位自称 ofo 小黄车维修师傅的人告诉记者,“这里是小黄车的仓库,闲人莫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足足一公里长的高架桥下区域堆满了破旧及待维修的自行车。经过多方打听,记者了解到这块小黄车租用的仓库面积为 30 亩左右。

  事实上,当各大城市开始对共享单车的投放数量进行限制后,在各大城市像这样的“坟场”越来越多,废旧车辆的处理也成为共享单车难解问题之一。

  除此之外,共享单车的监管难也是社会普遍认知。市交通局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类似 ofo 这样的共享单车企业,管理难度在于其属于新生事物,涉及交通、城管、交警、金融办等多个政府部门。想要有效治理共享单车所涉及的问题,需要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市民的共同参与。


  ofo 杭州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分公司已经营异常

  每经记者叶晓丹    每经编辑张海妮  

  杭州,对于共享单车企业而言,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今年 3 月杭州市出台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研究报告(最终稿)》显示,彼时杭州市场的共享单车约有 77 万辆,而适宜的数量是 32 万~46 万辆。杭州运管的工作人员表示,要减少三分之一的共享单车数量。

  7 月底,杭州运管又公布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二季度考核结果,考核结果显示,杭州市共享单车总数减少至 61.4 万辆。同时该考核结果还显示,ofo 小黄车继摩拜单车和哈罗单车之后,以 71 分位列服务质量第三位。

  而如今,随着 ofo 陷入融资难、裁员、押金难退等一系列的舆论漩涡,ofo 在杭州的分公司又是何种景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行了实地走访调查。 

  物业称 ofo 运营公司拖欠物管费

  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是 ofo 的运营主体。启信宝显示,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于 2017 年 11 月 30 日创立。陈婧为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的负责人,但该公司背后的股东结构并未披露,营业场所显示为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文二路 391(西湖国际科技大厦)。

  11 月 27 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西湖国际科技大厦,记者发现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的办公地址即为 ofo 的办公所在地,门口和办公室内还贴有 ofo 的标识。不过,该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大门紧锁。

ofo西安投放量缩减两成 ofo杭州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

2018 年 11 月 27 日,西湖国际科技大厦,ofo 曾经的办公所在地,现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锁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叶晓丹摄

  门口还贴了两张通知,其中一张通知显示:“因 ofo 小黄车杭州业务发展需要,我司已搬迁至新的办公地址——瑞博国际。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而在玻璃门的另一侧,还贴有一张通知,其主要内容显示,东峡大通在租用西湖国际科技大厦期间,拖欠房屋租金,未按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支付费用。通知要求东峡大通于 2018 年 8 月 1 日前往物业客服中心办理相关手续。该通知盖章的落款显示的是中节能(杭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客户服务中心,落款日期为 2018 年 7 月 30 日。

  如今,时隔近 4 个月,东峡大通是否已经缴纳了该笔费用。据了解,中节能(杭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主要负责西湖国际科技大厦的物业招商工作。

  11 月 27 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中节能(杭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客户服务中心向其了解情况,一名姓章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说:“ofo 小黄车 2018 年 1 月前后和我们签订的合同,租赁的办公场地面积为 289 平方米,租金大约为 3.9 元/平方米,一年的租金 40 多万元。可是他们只给我们付了半年的租金及 2 个月押金,后面就突然说不租了。”

  上述章姓工作人员还透露:“原本 7 月 18 日要交第二期房租,但是 ofo 的人 7 月 16 日才和我们说要退租了,临时退租是需要承担比较高的违约金的,我们和他们结算了费用,但是 ofo 方面不认可也不支付。到目前为止,ofo 欠我们水电费、物管费、违约金等总共有两三万元。”

  不过,记者要求查看一下 ofo 与物业公司签订的相关纸质合同时,该章姓工作人员表示,合同已经存档,目前暂时还拿不到具体的合同。但是,该工作人员也强调,针对 ofo 拖欠物业费一事,公司目前正在走法律途径解决,已经将律师函发给了东峡大通北京总部。

  对于拖欠水电费、物管费等说法,记者未联系到 ofo 对此予以置评。 

  新址难寻踪迹

  根据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门口的通知,ofo 已经搬迁到瑞博国际。11 月 27 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又前往瑞博国际一探究竟。

ofo西安投放量缩减两成 ofo杭州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
瑞博国际外景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叶晓丹摄

  根据公开信息,瑞博国际位于杭州西湖申花板块,2010 年建成,其房屋产权既有 70 年也有 40 年。记者在瑞博国际一楼张贴的物业收取通知中获悉,杭州霖梓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服务中心目前是负责瑞博国际的物业管理。

  记者前往霖梓物业,询问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是否入驻时,其工作人员查询了相关登记信息后表示并没有这家公司。随后,记者又问 ofo 小黄车是否在该大厦办公,工作人员表示并没有看到有这家公司挂牌。

  不过,该工作人员也表示,霖梓物业是 2018 年 10 月份刚刚接手瑞博国际的物业,目前统计的公司数量还不完全,也可能存在一些公司已经入驻但是没有挂牌,因此不知情的情况。记者在现场查找了一番,但未发现 ofo 的办公室。

  不过,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信息,目前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已于 11 月 15 日被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其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泡面小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town.com/archives/1353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