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羡慕的硅谷员工其实只是二等员工

你所羡慕的硅谷员工其实只是二等员工

  文:清扬

  提到谷歌、Facebook、Twitter 这些硅谷著名科技公司,首先映入脑海的就是它们丰厚的员工待遇和福利。

  拿谷歌举例,作为世界第一大搜索引擎,财大气粗的谷歌在“收买”员工上也从不心疼钱。

  谷歌员工享受免费的一日三餐和零食,不仅品类丰富,更被员工赞叹“健康美味直逼纽约任何顶级餐厅”;每到周五,谷歌员工可以在办公室尽情享用啤酒、红酒;吃饱喝足了,下楼就是设备齐全的健身房;工作太辛苦的时候,还有 15 天起步的带薪年假休。

  人人都道进了这些公司风光无限,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只有正式员工才能享受众多福利,而这些公司多的是被视为“外人”的合同工。

  硅谷的二等公民

  有这样一个惊人的数字:谷歌的一半员工都是合同工。

  每天早晨,上万名戴着红色胸牌的员工走进谷歌大楼,他们和其他人看上去没什么差别,一样在公司餐厅用餐,坐公司班车,和赫赫有名的工程大牛一起工作。

  然而藏在这背后的真相是,这些人甚至没有健康保险。谷歌每周会召开一次全体会议,而只有佩戴白色胸牌的员工才能出席。

你所羡慕的硅谷员工其实只是二等员工

  谷歌的红色胸牌

  红色胸牌是二等公民的象征,它意味着你虽然在这里工作,却是不值得信任的。它还意味着,当你每天早上 9 点踩点打卡的时候,正式员工们还在家里呼呼大睡,2 小时后他们才姗姗来迟。尽管做着同样的工作,但一张红色胸牌就足以让别人看不起你。

  合同工和正式员工之间的分界线十分清晰,一位招聘人员透露,合同工不能享受“补贴、期权、股票、保险等等福利”。

  大型科技公司的合同工比例远超我们想象,构成也非常丰富。除了我们印象中的后勤人员、餐厅服务人员、客服,许多工程师甚至团队领导都是合同工。

  今年年初,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合同工数量已超过正式员工,以其正式员工近 9 万的数据来看,合同工的规模令人咋舌。

  Facebook 也不容乐观

  在合同工的薪资待遇上,Facebook 一直努力提高。早在 2015 年,Facebook 就规定合同工的最低工资为每小时 15 美元,远远高于麦当劳等快餐店每小时 8 美元的工资。

  但需要注意的是,Facebook 所在的是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比如说加州圣何塞,单间每个月房租高达 2400 美元,也就是说,合同工每个月 160 个小时的工资,全都花在了房租上。难怪有合同工抱怨说,给 Facebook 打工太不值得。

  再看技术类的岗位,如下图所示,用户体验研究员和高级软件工程师合同工的时薪分别是每小时 71 美元和 120 美元,尽管远远高于上述后勤合同工的每小时 15 美元,但仍然处于行业薪资水平的低端。

你所羡慕的硅谷员工其实只是二等员工

  在公布给媒体的数据中,Facebook 员工的年薪中位数达到了惊人的 24 万美元。不少人对这个数字提出疑问,而 Facebook 给出的回答是,这个数字当然不包括合同工啦,因为“他们的服务又不是我们的业务核心”。

  大概每天和正式员工一样为 Facebook 付出汗水的合同工听到这话,心里也会愤怒不已吧。

你所羡慕的硅谷员工其实只是二等员工
硅谷知名公司薪资中位数

  为何依赖合同工

  科技公司如此依赖合同工,无非是因为合同工价格低,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在收入不断增加的基础上,维持较低的支出,要投资的地方那么多,省下的几百万美元再少也是对“前线”的接济。

  此外,科技公司往往疯狂扩张,像谷歌这样的“巨兽”,必须依赖合同工才能维持发展速度。而除了盈利的压力,后面还有投资人死死的监视,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投资能多翻几倍。

  当媒体问起为什么要招这么多合同工时,谷歌给出了官方“标准答案”,一来嘛,像班车司机、质检师这样的岗位,我们内部没有专家;二来嘛,很多合同工都是为了应付短期岗位。

  表面上好像很有道理,但如果想挖深一点,这些公司连多说一个字都不舍得。一被问到“你司大概有多少合同工呢”,这些公司支支吾吾半天也不告诉你实话。

  合同工的抗争

  做着丝毫不轻松的工作,却不能享受正式员工的待遇,这让越来越多的合同工心生不满。过去几年里,轰轰烈烈的反抗活动在硅谷不断上演。

  活动组织者召集了这一科技重镇的 5000 名合同工,几乎囊括所有大型公司,如苹果、特斯拉、Twitter、领英、eBay、雅虎、Facebook……等等。

  拿 Facebook 班车司机的抗争为例,2014 年 Facebook 的 87 名班车司机第一次联合抗议,理由是只能在班次间隙在班车上睡觉。他们以媒体为着手点,吸引到了日本、德国等世界各地媒体的关注,报道逐渐铺天盖地。

你所羡慕的硅谷员工其实只是二等员工

  最终,Facebook 表示,可以将班车司机的工资提高一半,到每小时 27.5 美元,并提供司机全家的医疗保险。

  这些活动的发起者,是一个叫做硅谷崛起的组织,说起为什么抗争活动能这么成功,这一组织给出的回答是,因为我们刺破了硅谷看似合理的外表。

  而这些活动直接给科技公司带来了不小的政治压力、媒体关注,甚至是各界的抗议。部分公司迫于压力切断了和反合同工工会的联系,幸运的合同工还拿到了更高的工资。

  在这些抗议活动中,有非盈利组织高喊道德的口号,劝诫科技公司:如果你想让用户买你的产品,就别让他们感觉买你的产品是在助纣为虐。

  对于科技公司来说,公众形象早已不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于是乖乖举起了白旗。但事后非盈利组织人士表示,联合起来其实也不过是碰运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泡面小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town.com/archives/76939.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