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用滴滴叫货拉拉 背后的原因扎心了

出行用滴滴叫货拉拉 背后的原因扎心了

货拉拉创始人兼 CEO 周胜馥。摄影:邓攀

  北京对网约车政策的演变让滴滴的运力愈加紧张,网约车车主不敢冒风险,放弃或减少了出车时间,让乘客们不断挖掘着新的互联网出行方式。

  文|谭宵寒

  编辑|林文龙

  货拉拉司机曾勇已经在滴滴顺风车上接了两百多单了。虽然他的车上依然贴着醒目的“货拉拉”车贴,不同于一般的货运车后排无座位,曾勇车内的座位已经完全放下,最多可容纳 6 人。“从货拉拉抢单太难了。”曾勇告诉《中国企业家》,这是他转做顺风车的原因。

  从 7 月初开始的打车难延续至今,也激活了网络段子——叫不到车不如试试货拉拉,秒接单、价格相当甚至更低。而当开始有乘客选择高峰时段在货拉拉上叫车,货拉拉的司机也正在滴滴顺风车上接单,它们背后,是营运车监管下的人、车、货供需不平衡。

  对于货拉拉平台合作的司机到其他平台接单,货拉拉方面向《中国企业家》回应称,在货拉拉注册的、签订协议的司机是不允许到其他平台接单的,包括滴滴顺风车,主要是出于人货混装不安全的考虑,另外,也不允许司机私下接单。“货拉拉平台的司机都是需要通过线下审核的,检查范围包括人、车、证件。”滴滴方面则表示,平台对顺风车车主有车型的要求,必须为小型客车,至于是否有粘贴其他平台的车贴未做规定。

  订单难接的货运车

  “有时候也有点绝望。”曾勇说道。曾勇从去年 12 月开始在货拉拉上跑单,他清晰地记得 12 月 1 日那天,他接了 3 个 45 块钱左右的单子,但实际路程和订单路程相差太多,光油钱就花去了 60 多,再加上吃两顿饭 30,即便不算买车的成本,这一天他只赚了 45 块钱。

  按照货拉拉的模式,入驻的司机需要交纳 1000 元的平台押金,另外可以选择充不同价格的会员,目前会员分为三个档次,初级会员 199/月,高级会员 399/月,超级会员 649/月,购买多月享有优惠,比如超级会员,购买 90 天平台附赠 15 天,共 1947 元。不同等级的会员享受不同单数的抢单限制,初级会员接完一单后就需要延迟才能抢单,高级会员的限制是五单,超级会员则不限抢单数。从司机的经验来看,一般情况下,平台会优先派单给超级会员,依次是高级会员、初级会员。

  另一位司机则告诉《中国企业家》,他在货拉拉上干了一个星期,只接到一单。“还是早上五点多的,白天根本一天也抢不到。”这位司机充值了 399 元/月的高级会员,交了 1000 元的平台押金,而当他想退出时,由于尚未满足在车上粘贴“货拉拉”标志满足够期限的要求,押金还需要被扣除 200 元。“就当丢了钱,还白白浪费了一星期。”不久,他就退出了货拉拉平台。“除非私活多,老客户相对大方,深圳跑货拉拉的老司机都不交会员费直接跑老客户的私活,不用再和新人抢单。这需要时间来熬。”

  抢单难是所有货拉拉司机的难题,由于平台并不从司机的接单中抽成,收取会员费是平台面向司机的唯一盈利模式,在车多的情况下,会员优先抢单,非会员需要等待订单出现 30 秒后才能抢单,这让司机们不得不成为会员、并渐渐成为等级更高的会员,而所有人的抢单成本和难度也随之增加。

  一位杭州的司机表示,今年平台上比去年多了好多车。“去年小货车起步价半天才有人接单今年都秒抢,不盯着手机只能听个声音。做兼职也得开会员,不然抢到单的几率为0。”

  林霖已经在货拉拉做了一年,相比很多司机鲜有单子可接,他每天能拉七、八单左右,赚五六百元,为此他交了最高级别的会员费。林霖告诉《中国企业家》,只要是超过 50 块钱的单他都接,另外给客户搬运还能多加个搬运费。

  货拉拉方面也向《中国企业家》表示,目前公司业务发展得比较好,因是附近 5 公里以内的抢单模式,关乎货运订单的指标包括区域、时间段,会建议司机前往订单产生比较多的专业市场,比如建材市场附近等。

  除了会员费,司机们抢单的另一种未摆在台面上的做法是购买外挂,更容易抢到单,特别是大单,也比会员费更便宜,但就面临着巨大的封号风险,少则封 7 天,多则驾驶证、车架号、车牌永久封禁。

  曾勇说,前些天碰到一位货拉拉司机一直在电话里和人争吵——由于之前使用过几次抢单神器,被平台封号。“有时候真的分不清楚外挂是好是坏。有的人感到不公平,于是买外挂维护公平;也有的人,被外挂破坏着公平的环境。都是很渺小的人,每天接单就是为了维持生活,争取自己的未来好一些。”

  转做顺风车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林霖这样能坚持下来,并能接到足够的单量。除了抢单难,司机们经常提到的问题还有平台靠降价来吸引用户,比如在中山市,所有车型超出公里数每公司降价 0.2 元,小面包车起步价 28 元,中面包车起步价 40 元。

  据《中国企业家》了解,今年 5 月,由于平台降价,长沙市部分货拉拉司机罢工,但协商无果,最后有 200 多位司机退出了平台。平台宣传的过万月收入很难实现,大多数坚持下来的司机收入水平不过最高八九千块,一般五六千块。

  “抢单太累了,一单抢一个小时还未必能抢到,抢到了到达目的地一天最多也只能跑3、4 单。”一位长沙的司机说道。在接单的间隙或者到达目的前,他往往会去接滴滴的顺风车。“货车比较难配回程货,回程可以接顺风车。”

  除了日常接私活,曾勇主要的工作内容则已经转在滴滴上接顺风车的单子了。“下个月就把车贴换了。”曾勇告诉《中国企业家》抢不到单,身边充了会员的朋友也抢不到单,他便索性不再付出成本。

  接顺风车的单要容易得多。相对于货拉拉上车多单少,司机处于被动抢单状态,滴滴顺风车抢单程度并没有这样紧张,特别是在 7 月《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正式实施之后。

  网约车的减少加大了乘客们的打车难度。“打不到车就试试货拉拉”成为乘客们在特殊天气和高峰时段的选择。林霖告诉《中国企业家》,之前确实有这类订单,最近也有、不过不多,公司最近已经规定,如果用户只有人没有货,司机可以拒单。

  货拉拉官方则表示,自己为同城货运平台,按照相关运输法规规定,货运和客运分开,平台的车辆是不能接纳客运订单的(在副驾驶位随货物跟车除外)。再者,货厢载人更是严重违规行为,由于货厢中缺少安全措施,平台也一直严厉禁止货厢载人、人货混装的用车方式。

  人、车、货供需不平

  打车的乘客转向货拉拉和货拉拉的司机们选择在滴滴上拉顺风车的这两种趋向,是网约车监管期对资质要求趋高带来的客运车不足,与货运平台对资格要求相对较低、平台宣传月入过万等收益诱惑带来的货运车过剩之间的矛盾。

  一般情况下,加入货拉拉只需要有相应车型的驾驶证,如果不带车加入,可以在货拉拉上申请贷款。货拉拉的会员购买金杯快运(中面)价格为 68000,首付为 11500,月供 2347 元,共 12 期;优优新能源车(新能源中面)价格为 69800,首付 0 元,月供 3648 元,此外无其他要求。

  而网约车的加入显然要困难的多。7 月 1 日,北京市发布的《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正式实行。其中新规定中对于未经许可擅自从事或者组织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客运经营的,由交通行政执法部门责令停止经营,进行罚款、扣留驾驶证和车辆,并将违法行为主体纳入信用信息系统等处罚。这也被称为史上最严网约车政策。

  根据相关规定,网约车平台需要在某地登记,需要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网约车车辆使用性质登记为出租客运,需要取得预约出租汽车的《道路运输证》;驾驶员要取得《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

  其中,网约车车辆使用性质登记为出租客运就意味着曾经那些跑上路的私家车的报废期限将变为 8 年,这是网约车车主不愿去取得《道路运输证》的原因,而在严厉的监管期,他们更不敢冒险上路——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将被处以 1 万到 3 万元的罚款。

  北京对网约车政策的演变让滴滴的运力愈加紧张,网约车车主不敢冒风险,放弃或减少了出车时间,让乘客们不断挖掘着新的互联网出行方式。空跑的货车,焦急的乘客,大时代背景下两群人的焦虑。

  然而 2003 年编制的《北京交通发展纲要》(2004—2020) 中提到,“小汽车在日常通勤出行中使用率高于发达国家一些大城市水平、市区全日小汽车出行方式比重不断上升,这种出行方式的需求与道路交通基础设施供给的矛盾日益加剧,是导致城市交通拥堵的首要因素。”打车难,难以解决。

  或许,近日公布的一则消息算是对这一问题的解决——8 月 1 日起,北京出租车加收 1 元燃油费。

  (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泡面小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town.com/archives/77611.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