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云——腾讯云的新盟友?

  一方面谷歌对其总部所在城市加利福尼亚州有着巨大的开发计划,另一方面其云计算正面临着中国市场的桎梏带来的业务全球化瓶颈。一内一外,一张一弛。谷歌刚刚在其“家乡城市”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发布了大规模开发计划,山景城市官员将在 2019 年初发起讨论。

谷歌云——腾讯云的新盟友?

  该计划包括:

  • 312 万平方英尺的新办公室和重建办公室;

  • 400000 平方英尺的社区零售空间;

  • 多达 8000 套新住宅以及占地超过 14 公顷的无障碍公共空间;

  • 谷歌将与商合作,在其土地上建造多达 6600 套住宅单元,其中 20% 符合经济适用房。

  尽管亚马逊那场浩浩荡荡的全美第二总部选址运动刚刚结束,引发关注也带来吐槽,但谷歌依然高调地在此时宣布“圈地”,似乎也不太在意高价格土地以及日益拥挤的交通。

  当然除了在大本营搞扩张,谷歌的全球化脚步也没有停止,尤其是其数据中心的搭建日益火热。

  数据中心建设高歌猛进  但在中国区为“0”

  目前谷歌的数据中心,在美国有 9 间、欧洲有 3 间、亚洲有 2 间,以及在南美洲有 1 间。通过整理资料得知,2018 年以来,谷歌数据中心投建动作加速。

  • 年初,谷歌透露将在本年度扩大其在美国的数据中心;

  • 2 月,谷歌首次透露其云计算收入:G Suite 生产力应用和谷歌公共云服务等产品每季度的营收约为 10 亿美元。

  • 7 月 2 日,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发布的财报显示,由于谷歌仍在为其云计算服务等产品建设数据中心,导致 Alphabet 最近一个季度的资本开支几乎翻番。

  • 8 月 2 日,谷歌宣布将斥资 3.5 亿美元在新加坡建立第三个数据中心,计划于 2020 年启动并运行。

  • 8 月 15 日,谷歌计划斥资 6 亿美元扩建其位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数据中心。

  • 8 月 20 日,谷歌宣布已经打造了一个专门的 AI 自动给数据中心降温,计划推广给英国国家电网。

  • 11 月 20 日,谷歌宣布将斥资 6.90 亿美元在丹麦弗雷德里西亚建立一个新的数据中心,预计 2021 年完工。

  根据 Synergy Research 超大规模数据中心资本支出的最新报告显示,AWS、谷歌、微软、Facebook 和苹果公司是迄今为止在这方面支出最高的 5 家公司。

谷歌云——腾讯云的新盟友?

  可见,尽管谷歌高歌猛进式地推进数据中心业务,但作为全球第二大的云计算市场——中国,却成为谷歌的一块心病,因为中国有着严格的云计算政策以及跨境数据的管控,尤其外资企业在中国本土开展业务,合法合规是一项大考。

  当然,对于谷歌搜索也同样如此,尽管谷歌搜索引擎一直传言要落地中国,但接二连三引发的反对的声音以及道德准则,也在左右为难着谷歌的管理层,以至于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在外界频频邀约的采访中都含糊其辞的表述“蜻蜓计划”连他都不清楚。

  谷歌云略显“失落”:AWS 和 Azure 都入华了

  实际上,谷歌云在中国市场的空缺,对于谷歌云本身来说,有些“滑稽”也有些失落。

  全球来看,TOP 级云厂商中,AWS 已经通过光环新网和西云数据落地中国,微软 Azure 则借助世纪互联蓝云在中国伸展开手脚,而作为美国本土第 3 大云计算公司,谷歌云却进入不了中国半步。

  中国本土来看,TOP 级云厂商中,阿里云 2015 年就在北美建立了其首个海外数据中心并进入试运营,前阿里云总裁胡晓明明确表示“目前的阿里云不会暂停在美国的扩张”;腾讯云 2017 年在美国硅谷开放了首个数据中心,目前在全球的可用区数量达到 49 个;金山云 2015 年 6 月就在硅谷建立北美数据中心,与 AT&T、Comcast、Verizon 等多家运营商稳定互联。

“尽管存在一些本地数据主权和监管问题,公有云更多意义上是一个全球市场。这是一个规模化的游戏,成为市场领导者需要大量的持续投资、全球化部署和全球品牌。”权威调研机构 Synergy Research Group 首席分析师 John Dinsdale 如此表示。

  中国是第二大云市场,但本土公司占主导地位,加上政策压力,使得像谷歌这样的外部公司很难展开大动作来参与竞争。

  对于谷歌云的大船迟迟无法在中国靠港,同行或者说对手如何看待?此前 10 月 25 日的 Microsoft Tech Summit2018 上,有企业高管表示:

“落地中国这件事情,需要从技术、法律、渠道、商业模式和生态层面做准备,其实是不简单的。微软跟世纪互联等于是铺了这层路,现在别的外商(美商)基本上都是用同样的模式,这就定义在中国要合法落地。微软跟世纪互联双方喝了很多的苦水,因为这毕竟涉及企业跟政府、工信部、公安之间的互动,有一些关口没过,基本就活不了。”

  在这种背景下,谷歌云寻找一家中国的云厂商来合作,是合理但也是不得不做的选择。

谷歌云——腾讯云的新盟友?

  腾讯云在国内要做“跑车”  谷歌云要买票?

  这次 The Information 爆料谷歌云合作的对象是云计算业务风头正盛的腾讯云——腾讯刚刚在 9 月底宣布完成组织架构调整,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强化了腾讯云的战略地位。

  腾讯云成为腾讯公司重要的 TO B 引擎。

  在中国市场,BAT 和华为、金山等公司占据互联网“半壁江山”,其旗下云计算业务也成为国内云市场主流。最新数据显示,2018 上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IaaS/PaaS/SaaS)超 30 亿美金,其中 IaaS 市场增速再创新高,同比增长 83%。其中,阿里云和腾讯云分别占据 43% 和 11% 的份额。

  腾讯 2018 年 Q3 的总收入为 805.95 亿元,主要来自支付、广告、云服务这几大块,其中必须关注的是,云服务收入同比增长 100%,首三季的收入逾人民币 60 亿元——这是腾讯首次在财报中公布云服务的收入。

  在多个季度的财报中,腾讯都提到“继续投资以加强云服务”、“加大云业务和 AI 技术的投资”、“扩充我们的云基础设施”等字眼。

  从印度孟买到俄罗斯莫斯科,从泰国曼谷到日本东京,腾讯云不断加速全球化扩张。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全球化的扩张,相较阿里云还是慢了半拍,相较 AWS 更是有着2-5 年的差距(这个差距也是 AWS CEO Andy Jassy 对 AWS 的固定地位最新认知)。

  因此,真正实现云业务的雄起,势必要找到新的商业模式,也必须与阿里云策略不用,因为经验是无法被压缩的,经验探索需要的是时间而不是先进的算法。

  当然,此前谷歌云也被传出与浪潮云合作落地事宜,但其实本质一样——腾讯云和浪潮云这两家都是目前追赶阿里云的强有力选手,并且两位创始人(腾讯的马化腾和浪潮的孙丕恕)都是中国的优秀企业家,其中马化腾还是全国青联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而孙丕恕也还是连续四届全国人大代表——这些政治条件对于谷歌云来说非常重要。

  谷歌云 CEO 新老换届  中国政策会变吗?

  The Information 的文章里,只是略微提及合作模式:谷歌云将为中国客户提供从管理到分析到网络安全等任务以及 G Suite 套装等,腾讯的中国客户在出国时也可以使用谷歌云。

  但其他细节没有多谈。

  截止发稿,腾讯云的回应依然是“还不知情”。

  眼下,谷歌云 CEO Diane Greene 即将离职(任期至 2019 年 1 月)。在她任内传出的谷歌云入华的消息,会不会在最后一个月坐实?或者说是她在谷歌云最后一个重要动作?Diane Greene 坚信的是“云服务行业还处于早期阶段,前面还有很大的发展机会”——这是不是谷歌云在中国的机会呢?

  她的继任者是在甲骨文度过了 22 年时光的 Thomas Kurian,Kurian 深知在 TO B 市场上合作共赢,也不失为推动谷歌云寻求中国厂商合作的一个有利因素。

  最后提一个 Gartner 的调研结果。在 2017 年,谷歌占据了全世界云基础设施市场的 3.3%,这个数据上,AWS 为 51.8%,微软 Azure 为 13.3%,阿里云为 4.6%,IBM 为 1.9%——数字冷冰冰,差距实打实,这场看不到硝烟的战争在未来几年将一直持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泡面小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pmtown.com/archives/136885.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