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 12 日,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1360 以下简称 360 公司或 360 )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曲冰女士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相关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公告称,“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同一天,360 还发出聘任公告,曾任中国联通财务部总经理的张矛就任 360 空缺多日的财务负责人一职。

周鸿祎遭遇“高管离职潮” 360错失移动互联时代?
自今年 2 月,通过借壳江南嘉捷,360 回归A股后,高管层离职消息不断。

  4 月 16 日,在 360 公司工作 12 年之久,被周鸿祎成为“重要战友”的 CFO 姚珏宣布离职,同时走的还有刚入职 2 年的高级副总裁、人力资源中心总裁廖清红;6 月 30 日,于 2015 年底入职 360 公司的副总经理、首席商务官杨超辞职;8 月 27 日,2013 年入职的张帆宣布辞去董秘职务,继续担任 360 首席法律顾问。早在 360 回归A股之前,从 2006 年就跟随周鸿祎的老将,曾任 COO 的陈杰仔 2017 年 10 月辞职。

  同样,本次离职的曲冰也是历经 360 在美股上市,私有化以及A股上市的核心高管。

  在 2011 年 360 在美股上市上市前夕,当年 2 月,曲冰入职奇虎 360,曾任 360 副总裁和新闻发言人。查看资料可以发现,曲冰职场履历丰富,曾处理过 2004 年 12 月的“健力宝事件”和 2008 年的“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事件,被认为在 PR 和 GR 领域有着很深影响力。早年间曾是中国贸易报记者,信息部主任。在 2000 年后,先后出任京东方、北京双鹤药业、汇中天恒投资、汇源果汁等品牌部部长、高级经理、公共事务总监、总裁助理等职位。

  曲冰离开后,周鸿祎身边的副总级别的高管只有石晓虹和谭晓生两位老将。董秘王巍也是在今年 8 月刚入职。

  今年 3 月,周鸿祎在朋友圈感叹“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没有任何意义”。虽然,后续他解释“挫败感源自平衡不好工作和家庭的无能”,但是,折腾两年的私有化和回A之路,以及多位“战友”的离去,影响难以言说。

周鸿祎遭遇“高管离职潮” 360错失移动互联时代?
(360 回归A股过程中披露的管理层情况)

周鸿祎遭遇“高管离职潮” 360错失移动互联时代?
(360 目前披露的管理层情况)

  《商学院》记者就曲冰离职一事联系了 360 公司品牌公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也已经离职,随后,记者又联系了新接任的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对方的回复。今年以来,记者接触到的多位 360 媒体对接人已经离职。通过 360 相关知情人透露,曲冰本人很早就已经不负责具体业务,并做好了过渡和交接,只是这个时间点离职公开而已。据了解,离职前曲冰负责过“北京时间”项目。

  周鸿祎曾谈及 360 在今日头条B轮融资“被人忽悠”的退出,称这种“得而复失”的遗憾是“撕心的疼痛”。而在 2016 年 4 月,定位要做视频版今日头条的新闻资讯 APP 北京时间上线。这是一款由北京市新媒体集团与 360 旗下奇虎科技公司共同出资运营的新媒体产品。公开资料显示,至 2016 年底,北京时间日均 PV1.6 亿、日均 UV2200 万,每日发布新闻信息 20 万条。不过,根据 Libra 数据和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 2017 上半年新闻资讯类 APP 排行榜显示,前 20 名都没有“北京时间”。2017 年 8 月,“北京时间”曝出裁员消息,但官方予以否认。

  上述离职员工之一向记者透露,离开原因之一则是新来的市场公关副总裁不希望用老人。通过领英信息可见,在 2018 年 5 月,曾经在网易担任高级公关总监的郭爱娣出任 360 集团市场公关副总裁一职。到 360 后,她把网易所擅长的整合线上内容和线下体验营销的玩法带来。在今年万圣节期间,郭爱娣带领下,360 曾在北京欢乐谷推出主题鬼屋“人间游乐场”及科技整鬼空间“AI 整鬼实验室”,主打内容是 360 旗下的智能硬件产品。不过,这一营销案例并未引起刷屏式的高关注度。与腾讯、网易、新浪等老牌互联网公司旗下拥有多款与用户高粘性的内容产品不同,成就 360 在 PC 时代地位的主导产品杀毒软件、浏览器、搜索等,在移动时代到来时则面临掉队问题。

  2017 年 11 月,周鸿祎在新书《颠覆者:周鸿祎自传》发布会上坦言“这两年我们回归,确实花了我很多精力,包括公司也面临移动互联网的挑战,人工智能的挑战,我们也面临很多转型。”

  智能硬件和 360 安全大脑成为 360 面对挑战所做的转型选择。人工智能赛道上竞争激烈,360 的研发投入支持力度和技术积累优势并不明显。

  正如周鸿祎在回复《商学院》杂志“预言 2019 年”所讲到的,过去一年 360 安全大脑上也汇聚了大量的人力、技术与资本,目前的安全大脑还是 1.0 版本,可以理解为相当于六岁儿童的智商,360 希望通过努力,2.0 版能尽快达到 20-30 岁年轻人智商。“基于安全大脑的开放生态也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今年 2 月 28 日重组成功并正式登陆A股当天,以跌停价收盘。截至 12 月 12 日,360 以 22.09 元/股收盘,市值为 1494 亿,距离年初回A时 66.5 元/股,市值超过 4400 亿元相比,跌幅超过 66.7%。根据 360 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前三季度总营业收入约为 9.4 亿元,同比增长 11.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5 亿元,同比增长 7.93%。

  谈到上述自传成书过程中的“虎头蛇尾”,周鸿祎曾表示“我这个人有喜新厌旧的毛病,一个东西刚开始做着特兴奋,时间长了我就会觉得很没劲。”而“喜新厌旧”可以解读为有创新欲,但是,也可能会因此牺牲掉向心力和坚持带来的果实。

  据了解,多位曾经在 360 市场公关部任职的员工去了 360 曾经错失投资机会的字节跳动。在移动互联时代,今日头条、抖音等产品成为新一轮的“当红炸子鸡”。良禽择木而栖,在互联网领域人才流动频繁。在众多核心高管离职后,360 的转型之路能否应对新的挑战,《商学院》也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