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苹果德州扩张窥其野心:向服务和高端产品转型

  北京时间 12 月 17 日下午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苹果计划在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西雅图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地亚哥和卡尔弗市新增数千个就业机会,力图从 iPhone 制造商转型成为未来的服务和高端设备供应商。

  苹果上周四宣布的扩张计划中的每一个地点均反映了其不同的发展模式。卡尔弗市为苹果进军视频节目制作提供了好莱坞根据地。西雅图作为机器学习中心,可以为苹果带来开发算法以个性化流媒体音乐播放列表和改进 Siri 的机会。圣地亚哥和奥斯汀聚集了半导体工程师人才,他们能够帮助苹果推动定制芯片,降低 iPhone、iPad 和 Mac 的成本。

  软件和服务还有更高的价格均是苹果努力弥补日渐放缓之 iPhone 销售量的关键。虽然得益于 iPhone 价格的上涨,公司在 11 月 1 日发布了创记录的年度营收报告。但与此同时,公司也表示将不再于报告中披露 iPhone 的销售量数据——这一指标近来越趋于停滞——不少分析师亦认为这一信号暗示 iPhone 增长的黄金期已过。自此之后,苹果的股价跌损近四分之一。

  分析师认为,尽管走出硅谷的大本营有助于推进未来的这些努力,但是高度集中的公司也将因此面临挑战,因为苹果的繁荣不乏加州库比蒂诺总部附近密集劳动力的贡献。

  “‘设计于库比蒂诺’早已在苹果企业文化中烙下印迹,但如今公司打算在库比蒂诺之外设计开发 AI 和服务,这一变化将会使企业文化变得更为复杂,”投资研究公司 Loup Ventures 的执行合伙人吉恩·蒙斯特说。

  苹果的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希望把尽可能多的员工聚集在总部附近以加快决策效率并塑造强有力的企业文化。他设想了苹果最新建造的 50 亿美元大楼——一个面积达 280 万平方英尺的圆形建筑——相信这样庞大的建筑可以将公司分散的员工聚集在同一个屋檐下并促进思想交流。自 iPhone 首次亮相之后,苹果的员工从 1.6 万人猛增至 13.2 万人。

  Creative Strategies 的技术分析师卡洛琳娜·米拉内西(Carolina Milanesi)说,她去过苹果在伦敦和北京的办公室,觉得这些办公室与总部风格十分相似。她认为,从圣地亚哥到西雅图的这些新办公室应该风格也不会差太远。“可能在那些地方你可能感受不到硅谷气氛,”她说,“但是,这是文化的问题不是位置的问题。”

  作为一家主打销售设备的公司,过去十年来苹果在中国创造了无数的低端制造业就业机会。虽然这些组装工作不太可能会重返美国,苹果近来一再强调将会在国内新增更多其他类型的岗位。

  周四,苹果表示将在卡尔弗市、西雅图和圣地亚哥新增 1000 个就业机会,将在奥斯汀投资 10 亿美元新建办公大楼以在未来提供 5000 多个新的就业机会。

  苹果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均试图证明随着公司影响力不断扩大他们也在为美国的就业机会添砖加瓦。一向要求苹果把制造业从亚洲搬回美国的特朗普总统也在周五在 Twitter 上向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表示感谢,感谢他“同意在美国扩大业务并创造数千个就业机会”。

  除了政治示好外,把就业机会带出硅谷也可以帮助苹果实现 iPhone 以外的业务多样化。

  正如上文提到的,卡尔弗市将成为好莱坞影视业务的基地。去年苹果在节目制作和顶级人才挖掘上一共投资近 10 亿美元。今年 1 月份,公司在洛杉矶地区租下一个 12.8 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和零售空间。该地区是索尼影业与其卡尔弗工作室的所在地。《公民凯恩》和《乱世佳人》等经典电影都出自此处。

  进入西雅图将有望提升苹果在机器学习中心城市的影响力。亚马逊、微软以及华盛顿大学和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等吸引了无数顶尖的 AI 科学家。2016 年,苹果通过收购华盛顿大学教授领导的创业公司 Turi Inc. 打入西雅图的机器学习社区,并在那里开展业务。

  西雅图风投公司 Madrona Venture Group LLC 的执行董事马特·麦基文(Matt McIlwain)表示,机器学习对于个性人软件服务至关重要。它帮助 Spotify 向用户推荐他们可能感兴趣的歌曲,也帮助亚马逊的 Alexa 回答用户提问。

  “对所有应用和服务来说最为重要的两层是云计算和数据科学,”麦基文说,“苹果必须承认这一点。”

  一直以来,诸如苹果这样的设备制造商选择从其他公司购买芯片。但是在过去十年中,苹果不断扩大自己在半导体领域的研究,包括支持 AirPods 的蓝牙芯片和 iPhone 的图形处理器等等。苹果的努力让公司得以在去年发布的 iPhone 中用上面部识别技术,正是这个功能让溢价 50% 以上售价直逼 999 美元的 iPhone X 为众人所接受。

  与此同时,圣地亚哥地区和南加州一直是两大通讯芯片开发商——高通和博通——的所在地。半导体顾问公司 Semiconductor Advisors 的总裁罗伯特·梅尔(Robert Maire)表示,苹果可以从这两家公司挖走工程人才,并涉足他们的专业领域,开发自己的调制解调器和射频芯片。“圣地亚哥是从事芯片设计的好地方,”梅尔说。

  梅尔还表示,开发调制解调器芯片也可以缓解苹果对高通的依赖。两年前,苹果以不公平的许可行为起诉芯片供应商高通,此后两家公司的法律纠纷一直未得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