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一份由广东省餐饮协会发布的《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让餐饮业炸开了锅。

就佣金方面来看,交涉函认为,美团向餐饮企业收取过高的佣金,已经超出餐饮企业承受的极限。同时,交涉函对美团提出了明确的降佣要求: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

对此,美团今天发出了一份回应。其中提到两点:第一,美团一直在亏损,即使在盈亏平衡的Q4,每单平均利润也不到2毛钱;第二,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之间。

眼下的疫情期,平台、商家和消费者都有各自的难处,整个餐饮外卖生态链面临很大的挑战。佣金已经不仅仅代表一个简单的财务指标,而是关系到整个餐饮外卖生态的稳定性。商家作为餐饮外卖生态链里的重要一环,真的能靠单纯的佣金降低活得更好吗?强行降佣真的能让所有人都受益吗?

“高佣金”背后的真相

交涉函中26%的佣金,是否属实?美团在公告中已经明确表示:超八成商家佣金在10%-20%之间;交涉函中这个比例其实并不是商家面对的最终佣金比例。

3月起,美团持续推出了一系列助力商家的扶助措施,其中有一项佣金返还计划,明确表示将对全国范围内优质餐饮外卖商家,尤其是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商家,给予不低于3%到5%的佣金返还。至于返还的佣金,商家可以有多种用途,比如线上营销和流量推广,让自己提升单量、增加营收、快速获客。

此外,美团外卖在佣金比例上也留给了商家一定的选择空间。根据美团提供的数据,如果商家不选择美团的配送服务,而是选择自行配送的话,那商家的佣金可以立刻降低到个位数,甚至可能低于5%。

所以说,在美团一系列的助力措施下,商家最终的佣金比例,可能要远低于这个数字。

超八成佣金花在骑手身上

佣金被美团全“吞”了,是目前外界对美团外卖佣金最大的一个理解误区。

一次外卖交易要靠平台、商家、骑手和消费者的共同合作来完成。美团把佣金都私吞了,明显不合常理。事实上,美团佣金支付的大头是骑手。

根据美团的财报,外卖佣金的组成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平台使用费,二是技术服务费,三是配送服务费。其中,配送服务费占比超80%。也就是说,商家佣金的80%以上,都要花在外卖骑手身上。

根据美团2019年度财报,美团餐饮外卖的佣金收入为496.5亿元,餐饮外卖骑手的总成本为410.4亿元。可以计算得出,骑手成本占佣金收入的82.7%。

这不难理解,骑手是硬性人力成本,是串联外卖服务的核心角色,不可或缺。按外卖服务的付出比例来看,骑手拿到佣金的80%以上,是很正常的。

对美团和商家而言,只有高比例的佣金收入流向骑手,才能支撑起一个庞大可靠的骑手服务军团,以及高质量的配送服务。据悉2019年美团外卖共有399万骑手,为用户提供外卖配送服务。

强行降佣不可取

强行降低佣金比例,似乎是救助商家的最好办法。其实不然,一方面,前面提到,超八成佣金花在骑手身上,降佣可能会明显影响到骑手的收入;另一方面,现在处于特殊时期,能拯救商家的只有交易量,而不是佣金。

先看佣金下降对骑手的影响。佣金下降,必然会导致平均每单配送收入出现下降,骑手的配送时间和运力总体而言是比较稳定的,所以骑手平均收入下降也是必然。此外,佣金下降还会影响到与骑手有关的配送服务投入,可能导致配送服务质量的下降。

总体而言,强行降低佣金比例,对骑手和用户都会造成一些明显或潜在的不利影响。

回到本次事件,当下我们最应该关心的问题显然只有一个:餐饮外卖商家如何才能活下去呢?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提高交易单量,简单来说就是卖出更多的商品。

降低佣金并不能拯救那些濒死的商家,因为没有单量,就算佣金降到0,商家也还是活不下去。但是提升交易单量却能让他们挺过去,甚至活得更好。

不管怎样,目前这个大环境下,强行降低佣金就如同饮鸩止渴,整个外卖生态链可能会受到难以预见的伤害,届时没有商家能幸免于难。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