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近日,荔枝(NASDAQ:LIZI)发布了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业绩报告。

报告显示,三季度荔枝营收为3.615亿元,同比增长10%。净亏损为610万,同比收窄87%。Non-GAAP下实现季度盈利。

营收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Non-GAAP净利润扭亏为盈,这份亮眼的三季度财报,有望让上市以来因持续亏损而股价跌跌不休的荔枝,获得更多的资本关注。

更重要的是,对于荔枝自己而言,实现全面盈利已经近在咫尺,这似乎可以证明,荔枝别具特色的社区玩法和独树一帜的商业模式,至少在可持续性方面得到了初步验证。

登上盈利分水岭

荔枝这份三季度财报最大的亮点,就是净利润表现有了非常明显的好转。

荔枝此前一直处于长期亏损状态,三季度虽仍旧亏损607万,但亏损额度已经大幅缩小,如果继续保持这种趋势,或许从下一个季度起,就可以持续实现净利润正向增长。

更令人惊喜的是Non-GAAP下荔枝已经实现了盈利,这也是荔枝上市迎来的首次盈利,56.7万元的利润额微不足道,但Non-GAAP实现净盈利,更能反映出荔枝的盈利能力确实正在好转。

而相比令人感到惊喜的净利润表现,荔枝的营收表现只能算是中规中矩。荔枝三季度实现营收3.615亿元,同比增长10%。无论从营收额来看,还是从增速来看,都还算比较平稳。

荔枝的营收表现在近几个季度变化不大,比较稳定,从2019 Q3开始营收就保持在3亿元以上。哪怕疫情的冲击,也没有对荔枝的这份稳定性造成太大的干扰。应该说,这也能体现出荔枝的战略定力。

不过从具体业务来看,荔枝的广告业务还是波动比较大,好在这部分业务收入占比还不高,无伤大雅。三季度荔枝的播客、广告和其他收入为565万元,同比增长61%,环比下降17%。相比较而言,二季度播客、广告和其他收入为680万元,同比增长141%,环比增长77%。显然,三季度这部分业务的业绩表现确实不算太好。

作为绝对的营收支柱,荔枝三季度音频娱乐收入达到3.558亿元,同比增长9%,环比增长3%。虽然收入增速并没有太高,但音频娱乐业务保持相对稳健的增长,对维持整个荔枝集团的业绩稳定,还是起到了作用。

作为以UGC内容为主的音频平台,荔枝音频娱乐收入稳健增长,必须依赖于用户渗透率的持续提高和社区活跃度的不断提升。三季度荔枝在这个方面确实做得不错,荔枝音频娱乐版块的渗透率从去年同期的12.8%增长至目前的13.5%,月均总互动次数高达32亿次;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21%至5620万,月付费用户数增长至45万。

归根结底,荔枝三季度亮眼的净利润和收入表现,正是建立在其社区活跃度不断提升和用户强劲增长的基础上。而这个坚实基础的确立,更能证明荔枝的商业模式是健康且可持续的。

坚持深耕社区玩法

在线音频内容分为PGC和UGC两大类。在线音频行业三巨头,喜马拉雅和蜻蜓FM都选择把重心放在了PGC内容和知识付费上面,并且开始了版权争夺战,只有荔枝仍坚定地走在UGC的道路上。显然,像荔枝这样更注重互动社区生态建设的UGC玩家属于少数派。

在线音频赛道上,荔枝选择的UGC道路,一如视频行业内的YouTube;而一众PGC巨头,就像是视频行业中的Netflix和优爱腾。如果背后没有谷歌生态的支撑,YouTube的成功是很难复制的。相比较而言,持续投入巨资,反而更容易复制优爱腾这种模式的成功。所以在线音频行业内,深耕社区玩法的UGC玩家成为少数派并非没有道理。

不过好在荔枝已经借UGC产出不少优质内容,这也使其调整了经营成本,从而提升荔枝的盈利能力。显著的运营能力加强,使得荔枝三季度在社区活跃度提升的同时,还能够实现盈利能力的进一步突破。

事实证明,荔枝搭建的平台、播客、用户铁三角已经非常稳固,并且已经可以维持良性循环。平台为播客提供不断优化的创作工具和良好的创作环境;播客向用户提供源源不断的优质音频内容;用户在平台内消费优质内容转化为付费用户。这样一圈循环下来,平台、播客、用户各得其利。

从三季度荔枝Non-GAAP净利润开始转正的业绩表现来看,其长期坚持的商业模式已经可以健康运转。

但这还不够,在线音频市场已经勾起了腾讯、字节跳动这些互联网顶级巨头的兴趣,在他们纷纷下场之后,荔枝难免需要面临更加激烈的行业竞争。在这样的情况下,荔枝刚刚才登上盈利分水岭,留给它的时间恐怕已经不多了。

社区玩法的乐与忧:边缘化风险潜伏

在线音频市场经过数年演化,其市场格局本来已经比较清晰,大致就是“一超两强”,即喜马拉雅一家独大,蜻蜓FM和荔枝两强不断追赶。

据《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9喜马拉雅的用户渗透率已经达到了62.8%,占据音频行业第一梯队;荔枝、蜻蜓FM虽居第二梯队,但33.5%的用户渗透率还是和喜马拉雅有一定距离。

然而受疫情特殊原因影响,在线音频市场发展提速。据艾媒咨询11月9日发布的音频报告显示,2020年在线音频用户量预计达到5.4亿。同时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6月在线音频月均使用时长为600分钟,同比增长75.4%。

当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张,腾讯、字节跳动等盯上在线音频市场的互联网顶级巨头们,就顺势加快了各自入场的步伐,纷纷推出自己的在线音频平台。腾讯音乐在4月推出长音频平台“酷我畅听”;网易云音乐在9月上线“声之剧场”;字节跳动推出长音频产品“番茄畅听”;快手的播客产品“皮艇”也登陆各大应用商店。

对固有的“一超两强”格局,这些互联网巨头们的入场,造成的冲击已经越来越大。尤其是在PGC领域,互联网巨头们手握无数优质IP和海量资金,肯定会极大地挤压喜马拉雅和蜻蜓FM的发展空间。从这个方面来看,更偏重UGC玩法的荔枝,受到的冲击或许会小得多

然而,荔枝三季度的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21%至5620万。按照当前这样的用户基数和增速,在互联网巨头们陆续入场之后,荔枝恐怕未来很难继续保持住当前这样的行业地位。更直白地讲,如果荔枝无法提速扩张,被边缘化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尽管三季度荔枝在Non-GAAP下实现了净利润转正,但现在还远不到能松懈的时候。要想真正获得长远发展的机会,荔枝接下来必须把握好盈利和扩张之间的平衡,在实现盈利改善现金流和提高用户规模增速之间找到平衡点。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