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近期,网上在热火朝天地传播着学霸君的各种负面消息,比如停课、拖欠退课费、私自办理贷款、被收购、破产等等。

 

恶性循环

学霸君成立于2012年,定位中小学智能化在线教育公司,连续3年入选中国独角兽,2020年入选胡润中国瞪羚企业(指创业后跨过死亡谷以科技创新或商业模式创新为支撑进入高成长期的中小企业)。

如果只是看到学霸君的上述成绩,很难将它与现在的破产新闻联系起来。而学霸君之所以现在问题频发,主要还是因为其缺乏成熟的盈利模式。

学霸君的产品线包括“作业搜题”等工具类产品、学霸君1对1等在线辅导类产品,以及智能教育机器人等智能产品

其中,工具类产品研发成本高,但利润却很低。一方面,行业该类产品同质化严重。比如猿辅导和作业帮都有类似产品,学霸君为了从中突围就需要找到差异化服务,但这需要付出极大的研发成本;另一方面,工具类产品缺乏可行的变现模式。比如线上的自动搜题答疑程序有一定的准确率限制,这就使得收费标准很难制定,从而难以盈利。

而为了盈利,学霸君推出的1对1辅导类产品,因为行业竞争的原因也盈利困难。为了争取优质老师要支付更高的薪酬,为了吸引用户要给予一定的产品优惠,为了营销要支付越来越高的线上获客成本,层层费用盘剥下来,企业能获得的净利润十分微薄,甚至可能会亏损。

但是为了获得用户,行业竞争不可避免,而自动退避这场竞争的学霸君也就逐渐被用户遗忘。

学霸君CEO张凯磊曾表示,要参与在线教育的营销大战需要10亿美元,但学霸君2017年之后再没有融资注入,而且工具类产品也没有给它带来足够的收入,因为没有资金支持而营销失力的学霸君,在用户规模方面也就逐渐被对手甩开。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学霸君1对1注册总用户数近500万人,付费用户5万余名,而同期成立的猿辅导、作业帮的付费用户数早已达到百万级别。

而用户规模小、盈利困难的学霸君就越来越难以争取资本的支持,自然也无法继续践行自己的技术理念。

造成理念空谈的多方因素

学霸君一直以来的主张是用技术提升教学效率,并在企业建立初期就组建了一支规模不小的工程师团队。而且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学霸君在2020年12月份仍在高薪招聘算法工程师、运维开发工程师等各类技术型人才。

在企业研发团队的努力下,学霸君在技术提升教学效率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果

比如,学霸君推出的智能教育机器人Aidam参加数学高考,与状元同台PK并以134分成绩获胜;今年5月份,学霸君的智能在线练习产品还入驻了钉钉,可以向全学段和多学科的老师、用户提供一站式便利体验;推出智能手写识别笔与AI学系统形成生态闭环,对学生的学习过程形成监督,从而形成详细的个人学情报告。

由于在教育科技方面做出的突破和贡献,学霸君在今年的“2020创新型国家发展论坛”上,获评“2020在线教育行业年度创新成长企业”。而张凯磊也在之前的胡润百富20周年庆上,获得了“2019胡润百富青年产业领袖”奖项。

然而虽有奖项认可,但学霸君却依旧没有一笔融资进账帮它缓解资金链危机,主要是因为其AI技术的教育解决方案尚不完整,不能结合师资力量形成体系化服务保证教学效果。

比如,虽然学霸君推出的智能手写识别笔可以明确地知道学生在哪个环节卡壳,从而对学生学习情况得出明确的分析结果。但是如何针对问题提出优化方案,学霸均尚未推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所以现有技术工具最多只能对传统教学体系形成补充和优化,尚不能做到完全颠覆,教师在整个教育体系中仍是关键环节,而学霸君却在这个环节失力了。学霸君多次被媒体报道,未公示教师信息、公示信息不全和公示人数不足等问题,违反了相关规定的同时,也暴露了其师资力量上存在漏洞。

在技术工具不成熟、师资力量存在问题的情况下,基本的教学效果都无法保证,学霸君提出的提升教学效率的理念就是个空谈,从而也无法吸引投资者。

然而没有投资者的资金支持,学霸君就很难在技术上再进一步,甚至还很难保住自己现有的成果,2018年学霸君就将To B业务智能教学系统AI学掌上BA卖给了字节跳动。

无法坚持践行自己理念的学霸君,赶上对手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从而也将更加难以赢得资本的青睐。

资金链断裂,斯文扫地

业务收入和融资进账乏乏,就导致了学霸君资金链断裂,从而引发了如今一系列不体面的事情

首先,主力内容业务崩盘。学霸君的搜题答疑服务一直在业内领先,但是从去年开始APP却出现大量违规不雅问答,被相关部门整改后问题仍旧存在。

其次,用户口碑全面崩坏。无征兆停课、拖延退课费、擅自为用户办理教育贷等等问题,让学霸君成为各投诉网站的常客。

最后,员工的“反水”。学霸君拖欠工资,解散多部门,不仅在网上引发了一波声讨,还沦为了被告。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学霸君从8月份至今与员工共发生了近10起服务合同纠纷,被告上法庭。

而这一系列事件的爆发让学霸君斯文扫地,再难有转圜余地。

舆论风波下,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将钉钉签名改成了“有下家有工作”,而被他影响失了业的员工和不得不偿还教育贷的家长们却还处在焦虑当中。希望张凯磊在进入下一份工作前,先要明白让企业“吃饱穿暖”之后才有资格追求星辰大海。

文/旷创投记者侯昆梅,公众号ID:liukuangt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