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旗下音频社交产品“对话吧”匆忙下架引来众嘲过去不久,映客就发布了2020年财务报告。

2月22日,映客旗下被称为中国版Clubhouse的音频社交产品“对话吧”,上线不到两周便以“产品形态和技术正在完善升级中”的说辞,匆忙下架。

3月30日,映客互娱发布2020年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0年映客营收49.5亿元,同比增长51.4%;其中,创新产品全年营收20.7亿元,在集团总营收中的贡献占比达41.8%;集团全年利润为2亿元,同比增长285%,实现连续6年盈利。

坏消息和好消息同步,人们目光再次聚焦“港股直播第一股”映客。

从业务角度上来看,映客已经脱离单一的直播赛道转型集“直播、社交、游戏”为一体的大型娱乐平台。这一点可以从营收占比窥视一二,映客2020年总营收中近半成都来自于集团创新产品,也就是社交和游戏等业务。

其实,斗鱼虎牙合并后直播赛道已趋于寡头格局,映客走泛娱乐路线不失为一个优选。映客CEO奉佑生也表示:“未来,我们将继续围绕‘互动社交’的战略定位,通过构建多元化产品矩阵的方式,覆盖更多细分人群与垂类市场,打造最具影响力的全场景新娱乐平台。”

由此,再次聚焦映客可以发现,直播主业务、兴趣社交应用积目、视频相亲产品对缘,共同谱写映客的新故事。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直播颓势凸显

映客集团业务的根基——映客直播的颓势,直接体现在连年下降的营收上。映客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映客的直播收入分别为43.26亿、39.18亿、37.3亿、31.76亿,直至2020年映客直播营收也没有出现回暖态势。

一方面,抖音、快手进军直播领域搅动市场风云,且斗鱼、虎牙合并几乎垄断整个直播市场,本来就处于直播边缘的映客与头部直播平台的差距越来越大,市场地位摇摇欲坠。

艾媒北极星数据显示,2021年2月,虎牙直播月活用户2766.35万,YY月活2542.74万,斗鱼直播2316.38万,映客直播App的活跃用户数1119.71万,虎牙和斗鱼的用户数均达到映客的一倍之多,抖音、快手用户规模更是大于虎牙、斗鱼。

另一方面,市场竞争激烈映客获客艰难、营收下滑,加上映客加大直播内容、技术上的投入,高昂的费用吞噬了利润,整体盈利增速下降。财报显示,2020年映客的开支费用里,主播成本为34.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0.8%,占总开支的比重为67.9%,超过了一大半。

眼看直播业务陷入泥沼,映客在内容运营、技术研发等方面下苦功夫,以期通过精细化运营延长用户使用时长、提高用户黏度,创造全新的直播价值。

在互联网、智能技术大行其道的今天,技术创新在某种程度上与用户体验直接挂钩,这也是各类短视频、直播平台孜孜不倦进行技术研发的原因,映客也不列外。在技术层面,映客直播在AI、5G等方面持续投入大量资源,取得了面部及手势识别、主播换装等重大技术突破。

在内容运营上,多样化的直播玩法、活动赛事以及自制节目丰富了平台内容,有效提高了用户停留时间。据悉,2020年映客推出了映Live厂牌、《偶像的诞生》、映客盲盒等十余个全新品牌IP,还与亚洲卫视达成战略合作,成为第32届亚洲小姐竞选的独家网络赛区。

作为映客的“生命支柱”,映客直播只有完善直播生态、拓展商业化渠道,保持稳健的营收才能支撑对缘、积目等社交项目的发展。

对缘小步快跑

在单身经济盛行的当下,映客基于直播内容和用户资源去发展“云相亲”,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据易观分析《2020在线婚恋交友行业年度综合分析》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整体规模达55.9亿元,较2018年实现了12.5%的收入增长,且预计未来1~2年行业业绩还有望继续增长。

一个好的赛道决定平台的起步的快慢,映客旗下在线相亲APP对缘快速汲取相亲市场庞大的流量,用户规模实现了从零到千万的突破。

据悉,对缘目前已稳坐视频相亲赛道第一梯队,用户规模达行业第二。2020年,对缘注册用户累计超千万,月均达成相亲百万次;红娘数量超过1.5万名,同比2019年翻了12倍。

当然,对缘短时间内累积千万用户,离不开其个性化、精准化的配对功能和服务,以及运营效率的提升。

和其他社交平台不同,用户在相亲平台上的目的性很强,那就是找一个适合的对象,因此相亲平台能否为用户提供相匹配的交友信息至关重要。对此,对缘借助于映客集团基础中台、大数据、推荐算法等先进技术以及用户数据,加强用户与用户之间的准确度和匹配度,提高相亲的成功率。

再有,网络相亲骗局层出不穷,珍爱网、世纪佳缘均别爆出“杀猪盘”骗局,所以塑造一个真实可信的良好社交环境,有利于提高用户的存留。

为此,对缘通过审核违规信息、拍摄“杀猪盘防骗指南”视频等方式,有效提高了平台治理效率。据悉,对缘曾在一个月内,累计审核出违规事项1.3万例,审核出存在风险的账号3.5万个,接受用户举报1.6万例。

对缘在寻求更高质量的交友环境的过程中,还试图通过开设实体门店、拓展需求品类等方式,进一步提升平台价值。只是,初出茅庐的对缘与世纪佳缘、珍爱网等头部产品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21年2月,对缘的独立设备47万台,环比下降0.4%。

总而言之,在线相亲市场广阔,对缘拥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也面临很大的竞争压力。

积目稳步发展

2019年,映客斥资8500万美元收购社交APP积目的消息,曾引起市场热议。对于映客涉足社交领域大众并不看好,原因在于国内社交市场的失败者多不胜数,飞聊、快闪、狐友、聊天宝等产品均是昙花一现后迅速陨落,而且积目看起来平平无奇。

不曾想,积目坚挺到了现在,并且用户量和营收均呈现增长态势。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映客产品应用月活达3647万,同比2019年的2981万增长22%,用户体量及活跃度持续上升。而且,2020年初积目陆续上线了VIP会员、增值服务等功能,2020年全年营收近亿元。

追根溯源,积目自成一派的“潮”特性吸引了众多Z世代年轻人,而Z世代又是当下最热衷于交友的群体,积目有很大的商业潜力。据悉,积目的用户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95后人群占比接近80%。

在积目上,弹幕文化、兴趣群聊等玩法,对Z世代青年有十足的吸引力。不少对艺术、潮流有追求的年轻人,在积上聚集、交友,从某种程度上,积目和豆瓣有一定的相似性,但用户群体和玩法上又大不相同。

除了积目之外,映客准备在社交领域大展拳脚。映客方面称:“除了集团原有App产品映客直播、积目、对缘外,集团内部已储备了多款针对品质婚恋、游戏社交、下沉市场社交等不同场景的创新产品,称将在业绩上延续优异表现。”

虽然,目前映客社交产品还不够“出圈”,但技术升级和产品矩阵的壮大,有利于推动映客商业模式的探索,以及提高自身核心竞争力。不过,从直播领域延申至社交、游戏等多个领域,映客在“开枝散叶”的过程,仍有更多未知挑战。